申博Sunbet官网 > 申博Sunbet > 正文

举牌“野蛮人”少了 竞合者多了

日期:2018/1/17  来源:www.ivog.org  作者:申博Sunbet官网

文章源标题:举牌“野蛮人”少了 竞合者多了

重阳投资举牌燕京啤酒、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举牌药石科技、中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举牌交大昂立……2018年以来,A股市场举牌案例频现。值得注意的是,以产业链整合为初衷的举牌数量逐渐增多。与此同时,部分此前陷入股权之争的上市公司,近期公告举牌方和原有股东达成和解,显示出举牌资金意图谋求竞争与合作之间的平衡。市场人士认为,随着一些举牌方与被投企业逐渐形成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发展模式,这种“融合共享”、“竞合发展”的新型关系,超越了公司股权层面的博弈,成为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举牌延续高频节奏

A股市场举牌延续着去年末以来的高频节奏。1月15日晚间,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获得股东举牌。燕京啤酒公告,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重阳战略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的基金、担任投资顾问的信托计划、资管计划以及重阳集团有限公司通过二级市场交易累计持有公司股票1.4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并不排除继续增持燕京啤酒股份的可能性。

药石科技亦于同日晚间公告,赵建光及其一致行动人于2017年12月6日至12月8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累计买入公司无限售流通股293774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增持后,赵建光及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份3733285股,持股比例由4.69%增加为5.09%。

据财汇金融大数据终端统计,2017年12月以来,已经陆续出现了中金投资及一致行动人接连举牌新南洋和交大昂立、安芯基金举牌瑞丰光电、长城国融投资举牌利源精制、中植产投举牌联络互动等多个案例。

分析上述被举牌标的可以发现,不少上市公司股权分散、市值偏低,因此外来资本的进入相对容易。华创证券分析人士表示,近期A股市场出现的举牌潮,一方面是存在资金或者产业资本需要通过举牌的方式,或寻求高额回报或谋划产业方面整合;另一方面,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不少上市公司股价低迷、市值缩水,存在被市场“一边倒”风格错杀的个股,在举牌资金看来,这类个股极具吸引力。

上海一家举牌上市公司的资金方人士坦言,公司有资产证券化的计划,而且完成上市是公司业务拓展的必要加速器,公司实际控制人希望通过举牌的方式,较快实现相关资产的证券化。“公司高层认为,长期关注的部分标的跌出了举牌价值,顺势做出举牌进入的战略布局,这也为将来产业整合和上市做好准备”。

“正能量”增多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一两年来的举牌案例中,冲着上市公司控制权而来的“野蛮人”固然不少,由此引发的股权争夺战亦是硝烟弥漫,但以产业链整合为初衷的举牌亦逐渐增多,一些举牌者会直接表明态度不谋求控制权。

在近期安芯基金举牌瑞丰光电案例中,安芯基金是国家大基金的重要子基金,是国家大力发展集成电路和半导体产业战略的重要布局,主要投资于化合物集成电路产业群以及其他集成电路产业链为主的半导体领域。安芯基金的普通合伙人为安芯投资,安芯投资股东主要包括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40%)、三安光电(40%)和晋江安瀛投资基金(20%)。

平安证券分析师刘舜逢指出,安芯基金举牌,实质上等同于瑞丰光电与三安光电形成重要伙伴关系,有利于实现双方在产业链中的强强联合。从LED目前的竞争栺局来看,国内封装大厂与华灿光电、澳洋顺昌等芯片厂商形成了比较稳定的合作伙伴关系。同属于中游的瑞丰光电,面对芯片厂商时议价能力明显偏弱,选择与三安光电合作一方面可以稳定上游芯片的供应,借助三安的技术、渠道等优势提升业绩;另一方面,随着LED小厂(包含芯片和封装)的退出,LED产业链中的竞争将逐渐从芯片厂之间和封装厂之间博弈转向芯片巨头与封装巨头的博弈,三安与瑞丰的强强联合有利于实现产业链的垂直整合,提升共同市场话语权。

类似案例在过去一年间显著增多,其中屡屡被提及的还包括永辉超市举牌中百集团、格力电器举牌海立股份等。随着产业资本成为举牌主力军之一,举牌中蕴藏的产业协同“正能量”因素增多,市场对于举牌方与被举牌方之间能够产生的“化学反应”也较为关注。

除了一些产业资本有着明确的产业链协同整合诉求以外,还有一些举牌者则通过“不以谋求实际控制权为目的”的表态释放善意信号,以试图摆脱自身股权争夺者的形象。比如2017年12月中金集团及一致行动人举牌新南洋,并表明在未来12个月继续增持1%至10%的计划;紧接着2018年1月又举牌交大昂立,同样公布了未来6个月拟继续增持1%至10%的计划。由于新南洋本身为交大昂立的第二大股东,持有交大昂立13.53%的股份,市场人士分析,若中金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未来继续增持两家上市公司,按照10%的增持计划上限测算,其在交大昂立的持股比例将逼近第一大股东大众交通集团的18.36%。对此,中金集团则强调,本次增持是出于对大健康产业以及交大昂立未来发展的信心,不以谋求实际控制权为目的。

谋求共赢大势所趋

对于一些陷入股权争夺战的上市公司,股权争夺方在经历一段时间的博弈之后,最终选择“握手言和”,也给资本市场带来新气象。

其中典型的案例莫过于近日沃尔核材与长园集团就公司控制权纠纷事项达成和解协议。长园集团同意向沃尔核材转让长园电子75%的股权,交易价格预计为11.93亿元。沃尔核材同意以16.8元/股向山东科兴药业有限公司协议转让其持有的长园集团7400万股,占长园集团总股本5.58%。股权转让完成后,沃尔核材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长园集团的股份将降至18.63%,而代表长园集团管理层的藏金壹号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24.21%股权。沃尔核材同时承诺,不再增持长园集团股份(配股除外),并将对经长园集团董事会审议通过的议案均投赞成票。

对此,长园集团董事长许晓文表示,控制权之争问题的解决,优化了公司股权结构、产业结构及资产负债结构,增加了公司现金流,提高了公司治理水平。同样,沃尔核材董事长周和平表示,对沃尔核材而言,获得长园电子75%股权将有利于提升公司在热缩材料领域的领先优势。

此前,在2017年8月爱建集团的股权争夺战风波中,均瑶、广州基金、爱建特种基金会最终签署“停战协议”,股权大战落幕。2018年1月5日,爱建集团非公开发行股票获得中国证监会核准,同时核准上海均瑶(集团)有限公司及王均金的爱建证券5%以上股权实际控制人资格。此次定增完成后,均瑶将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举牌可以视为股东积极主义实践的直接方式。股东积极主义是公司治理的重要内容,在欧美成熟市场已经有相当丰富的实践经验。其核心在于投资者买入上市公司相当比例的股份后,通过行使股东权利督促公司管理层做出各种调整或直接更换为更有能力的管理层,进而促进公司治理改善和股价提升。

业内人士表示,不管举牌动机如何,是看好公司长期发展、专注成为财务投资者,还是为行业整合和多元化经营提前布局,甚至是为公司控制权而来,最终都需要公司的经营改善作为支撑。而一些陷入股权争夺战泥淖的公司,一旦“争夺战”导致公司管理混乱、经营业绩不佳,那么无论对原股东还是举牌方而言,都是双输结局。因此,越来越多的举牌者开始寻求柔性共赢的解决方案。

在线客服